当前位置:主页 > www.32109.com >

特朗普执政一年 专家谈2018影响中美关联三大因素 特朗

发布日期:2021-02-01 04:31   来源:未知   阅读:

  在安全阵营中,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平安委员会参谋麦克马斯特等视中国为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要挟,并将中国定义为现存国际秩序的“修改主义国家”,积极推动美国军舰在南海的“航行自在行动”、出台“新亚太战略”等,显示出对华强硬态度。特朗普政府宣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呈文》将中国定义为“竞争对手”,表明来自商业和安全阵营的鹰派对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影响有明显上升趋势,给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固发展带来越来越大的压力。

  2018年1月20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已到任满一年。一年来,美国的海内政治、经济与社会呈现了哪些值得关注的变更?美国的外交政策阅历了怎么的重要调剂?“特朗普景象”又对美国及其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形成了何种冲击?复旦大学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协同翻新核心在特朗普执政满一年之际,发布了《解读“特朗普元年”》研讨报告,对特朗普执政首年的美国进行了全方位、多角度、有深度的总结、剖析和研判。磅礴消息“外交学人”获受权选刊其中部门文章,以飨读者。

  2018年中美关系的发展将受到三个因素的影响。

  二是朝核问题。2017年国际社会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举动向朝方施压,但朝鲜仍然故我。预期2018年朝鲜会持续推动其核导开发。在此情形下,美方或能人所难地请求中方采用进步的对朝施压办法(如结束供油),或对朝采取剧烈施压行为(如海上封闭),加剧半岛紧张局面,这些都会导致中美关联的缓和。

  首先是对接敏捷、启动顺利。特朗普中选后,习主席与其通话、基辛格受特朗普之托访华、崔天凯大使与库什纳树立接洽渠道、杨洁篪国务委员在纽约与特朗普的高等助手见面,在一个月的时光里进行的这系列的密切互动使得中方与特朗普团队实现了顺利对接。之后中方在台湾问题上与特朗普的奋斗,有助于避免特朗普执政后在“一个中国”问题上脱轨。以2月10日特朗普与习主席的通话为出发点,中美双方着手启动美国新政府执政后的双边关系。4月7-8日的习特海湖庄园会晤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两国政府批准建破四个对话机制,实行经贸白日行动规划,聚焦双边关系中的重点问题,标记着中美关系的全面启动。

  第五是中美多边互动减少。21世纪以来,中美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因为全球化的发展、寰球问题的增长以及中国的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回升,中美两国在多边框架内的互动增添。然而,特朗普基于“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在对外政策上大幅减少对国际和多边问题的投入,此举也弱化了中美在多边的互动。多边互动的减少在必定水平上减弱了中美关系发展的能源,也下降了中美关系的全球影响力,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l

  第四是中美关系的定位和框架仍不明白。中方愿望继续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在与特朗普团队来往之始就强调“彼此尊重、协作共赢”的重要性。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首次访华时也表现美方愿本着不抵触错误抗、互相尊敬、配合共赢的精力发展对华关系。然而在国内的压力下,特朗普的立场开端撤退,提出要发展“建设性的、以结果为导向的”中美关系。目前看来,发展“合作搭档关系”是双方的交聚点,但对其内涵和互动准则仍缺乏基于深度和高品质的对话所达成的共识。

  首先,要继承施展元首外交的引领作用,捉住特朗普这个“牛鼻子”。在预期没有元首互访的情况下,要积极和发明性地推进元首互动。

  其次是两国领导人之间的个人关系发挥了重要作用。海湖庄园会晤使习主席和特朗普之间建立了良好的工作关系和个人友情,特朗普每每表白他对习主席的敬佩,并为其与习主席之间建立的个人关系而觉得骄傲。到2017年底,特朗普与习主席之间一年之内3次会晤(包括2次互访)、9次通话,这种互动频率超过中美关系以往的任何时期。习主席与特朗普建立良好的工作关系并保持密切联系,对确保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发挥了奇特作用。

  在贸易营垒中,总统国度商业委员会主席纳瓦罗、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主意以强硬手腕处置对华经贸关系,他们的影响力从特朗普对中美首轮全面经济对话的消极反映、美方否决中资企业收购美国半导体公司、对华发起“301”考察、对中国输美铝合金板材发动“反推销”调查等案例中可见斑。

  中美关系发展面临的挑衅

  第三,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信任中心将出台系列新的重大改革举动,要让新的改造红利成为稳定和推进中美经贸关系的正能量。

  其次,要充足发挥中美四大对话机制的作用,缭绕对话机制发展积极互动,深入和扩展与特朗普执政团队的交往。

  特朗普虽然作为非建制派执政,但政府的组成仍反应了共和党传统的两大权利基本:商业利益与安全利益。从对华政策的角度看,这两大利益板块内都存在对话鹰派。

  第三是这一年的中美互动重要聚焦贸易和朝核问题。特朗普的执政理念使得他对中美贸易不均衡问题高度关注,而推进中国辅助处理朝鲜问题也成为其对华政策的优先斟酌。中美两国引导人在海湖庄园和北京的会见都重点探讨了这两个问题。在经贸问题上,从百日行动打算的顺利推进,到首轮全面经济对话达成踊跃结果,再到特朗普访华中美签订高达2500多亿美元的经贸大单,体现出中美经贸关系在双方的激烈博弈中稳中有进。在朝核问题上,中美坚持了亲密的沟通与和谐,中国更加全面和严厉地履行安理睬的相干决定和制裁措施,力度之大超过以往任何时代。固然2017年在解决朝核问题上不获得任何进展,但中美之间保持了主要共鸣,这就是动摇推进朝鲜半岛的无核化,致力于用对话跟会谈解决问题。

义务编纂:张玉

  一年来中美关系发展的特色

  另一方面,建制派也在试图对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包含对华政策)施加更大的影响。特朗普的个人背景和执政作风决议了他缺乏对政策制订和执行进程的兴致,他器重的是成果。由于其政府中大批中下层官员是建制派背景,他们可以应用特朗普缺少对详细政策过程的监视,嵌入他们所偏好的政策设计。就对华政策而言,建制派盼望以“新亚太战略”之名,行“亚太再平衡”之实,加大特朗普地域政策的对华制衡的一面。他们的影响力也在《国家保险策略讲演》的涉华局部体现出来。此外,一些代表建制派的前政府官员、媒体和专家对特朗普访华的激烈批驳,是他们试图影响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另一种表示。

  一是经贸问题。因为2017年美国对华贸易逆差超过2016年,特朗普政府很可能会加大在贸易问题上的对华压力,以推进其所谓“从新定义中美经贸关系”的目的。特殊是假如特朗普以为在朝核问题上中国的作用已到达限度,在贸易问题上对华施压将会更加无所顾虑。

  就特朗普自己而言,他考虑中美关系缺乏辽阔的视线,过火关注比拟狭窄的利益诉求,看重短期利益目标,疏忽久远利益,这些都与中方处理双边关系的风格天壤之别,造成双方互动的“分歧拍”。此外,特朗普以其善于的“交易”风格处理中美关系,长处是可能接收互动的互惠性,毛病在于其谋求好处最大化、虚张声势、搞议题挂钩等做法增加了中美博弈的难度。

  2016年11月特朗普入选美国总统,2017年1月20日正式辞职。一年之后再看中美关系的发展,能够说中方应答有道,特朗普也还算靠谱,中美关系比料想的要好得多。

  总体而言,2018年的中美关系会碰到更多挑战。对中方来说,处理2018年中美关系的思路应当是善加领导、稳中有进。

  原题目:特朗普元年|2018年影响中美关系的三大因素和对策

  三是美国国内政治。跟着“通俄门”调查的深刻,如果特朗普感触到越来越大的压力甚至威逼,会不会追求在外交上制作摩擦和危机以转移国内的留神力?2018年底的国会中期选举对特朗普推进其政治议程至关重要,不消除他为了确保某些共和党议员连任或候选人当选,在对华贸易问题上采取进一步对华施压措施。

  [编者按]

  (作者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美国研究中央主任、教学。)

  2018年中美关系瞻望

  • 上一篇:西藏消防发展地震应急救济演练
  • 下一篇:没有了